这就很奇怪了, 信因果、拒堕胎,改变人生命运

  这就很奇怪了, 信因果、拒堕胎,改变人生命运
  记忆中,有一次我母亲住院的时候,她的一个病友就是宫外孕伴随大量出血,一直在输血,后来,孩子的出生确实不是那么顺利,直到出生前一刻,仍然经历了一些惊险。
   信因果、拒堕胎,改变人生命运
  

小时候,算命的曾经跟我父母说:你这个女儿的命,长大以后恐怕是与孩子无缘,命中注定,难以改变! 算命先生大概的意思,是说我命中不会有孩子。尽管当时的我离生孩子还很遥远,但这样的话听起来还是让人觉得隐约不安。

2013年的那个秋天,年近30的我带着疑惑去了医院检查,医生说确实已经怀孕了。我的内心既喜悦又有点忐忑。喜悦的是一个生命的到来,这是我的骨肉!而忐忑在于,我和男朋友的关系依然还不确定。老实说,男朋友对是我很好,可是当时我并不太想马上进入有孩子的婚姻生活——恋爱才是我更为满意的状态。

拿着怀孕检查报告回到家中第二天,我又发现有例假的迹象,这就很奇怪了。带着更深的忐忑,我再次来到医院。医生做完检查,面露担忧的告诉我:你还是去市里的医院做个检查吧,这个孩子很可能是宫外孕,如果是宫外孕,那会比较危险。

记忆中,有一次我母亲住院的时候,她的一个病友就是宫外孕伴随大量出血,一直在输血。这样的记忆让我很恐惧,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自己可能的宫外孕。加上这孩子来得这么突然——“堕胎”,这个想法此时隐约在我的心中冒出来。如果是宫外孕,我是否要去堕胎?

那时,我已经是皈依佛门的居士了,不过只是刚刚接触佛法,对佛法还了解甚少,仍在信仰与怀疑中徘徊,需要师兄们的带动。遇到人生这么大的坎,我跑去找一位师兄寻求帮助,一见面,我内心的忐忑、不安、恐惧一下子释放出来,忍不住嚎啕大哭。这位师兄稍微安慰了一下,了解了情况,知道我有堕胎的想法,提醒说:假如堕胎的话,以后你还能生孩子吗?现代社会很多人因为堕胎就不孕不育了!

这句话一下子猛然点醒了我,是啊,如果我这次堕胎以后不能再生育了,不就应验了小时候算命先生的话了?!

同时,我也想起了师父的教诲:如果是因为世俗的观念无知地堕胎,尚且还可以原谅,通过忏悔来弥补自己的过错;如果作为一个佛教徒,已经了解生命存在轮回、因果的道理,还去堕胎的话,便不能称为佛教徒了。生命很珍贵,我们不能去忽视任何一个灵魂的苦乐,就像在乎自己  一样去在乎其他的生命。

如果我真的是宫外孕,又不能堕胎,那该怎么办呢?见到上师时,上师说,先去医院检查清楚再说,先不用着急。

随后,在师兄道友们的鼓励下,我壮着胆子去市里的医院做了全面的检查,检查结果终于让我放下心中的石头:不是宫外孕!于是我开始了安心地做好当妈妈的准备。

孩子九个月大的时候去做孕检,医生说“胎心音不稳定”,正常孩子的胎心音应该是120左右,而我的孩子只有90。这意味着,孩子随时可能猝死胎中。但我依然坚持要保住孩子。后来,孩子的出生确实不是那么顺利,直到出生前一刻,仍然经历了一些惊险。

孩子终于平安地出生了,是女儿,取名圆圆。她非常的健康,水灵灵的大眼睛,圆圆的脸蛋,一副很有佛缘的样子。她非常的安宁、乖巧,从来不烦躁,也不闹情绪,身体很好,快到一岁才感冒了一次,孩子非常地容易带,不费心、不操劳。周围的朋友们都说,看到圆圆就让人满心欢喜。

这次怀孕并顺利生下小圆圆,让我真切地认识到,不要轻易去相信算命先生的说法,他们所说的那更多的是一种宿命论;而佛法才能带给我们智慧和科学、积极的人生观。佛法告诉我们,不要去迷信,一切都是因果的法则,只有改变内心的动机,才能改变命运,命运是可以改的。

通过这次如同坐过山车似的人生经历,我的内心也更加确信和懂得,要更珍惜现有的条件,不再活在侥幸、麻木中,不再忽视生命无常的真相。要从内心所有的执着当中解脱出来!
  记忆中,有一次我母亲住院的时候,她的一个病友就是宫外孕伴随大量出血,一直在输血,后来,孩子的出生确实不是那么顺利,直到出生前一刻,仍然经历了一些惊险,

拿着怀孕检查报告回到家中第二天,我又发现有例假的迹象,这就很奇怪了,

孩子九个月大的时候去做孕检,医生说“胎心音不稳定”,正常孩子的胎心音应该是120左右,而我的孩子只有90,佛法告诉我们,不要去迷信,一切都是因果的法则,只有改变内心的动机,才能改变命运,命运是可以改的。

董秘杨俊德公开表示,康恩贝业绩滑坡 胡季强外延收购虚胖内生增长缺钙

  董秘杨俊德公开表示,康恩贝业绩滑坡 胡季强外延收购虚胖内生增长缺钙
  紧接着,2015年,康恩贝再次买入贵州拜特剩余股权,实现了对后者全资控股,

不过,虽然行业排名有所浮动,但整体来说,康恩贝的业绩都是在稳步上涨,

收购之后,贵州拜特的业绩一直稳步前进。
  

上市之后,康恩贝就频频上演收购大戏。也正是在董事长胡季强这种思路的指导下,康恩贝不断做大。
  

2014年,康恩贝用亿元从朱麟手中买来贵州拜特51%股权时,董秘杨俊德公开表示,“医药行业的并购重组受到国家政策的支持,公司未来仍将收购与主业相关的医药类公司。
  

当年年底,康恩贝把珍诚医药%的股权揽入怀中。紧接着,2015年,康恩贝再次买入贵州拜特剩余股权,实现了对后者全资控股。
  

一系列外延式收购,并没有提高康恩贝的盈利能力。年报显示,2015年,康恩贝实现净利亿,同比下滑%;今年上半年,康恩贝净利亿,同比下滑%。
  

撒出去大把钞票,换来增收不增利的结局。因此,有媒体开始关注康恩贝的外延式收购战略。
  

《证券市场周刊》在报道中指出,对比上半年分子公司盈利水平和公司数据发现,收购来的公司已经成为康恩贝的营收主力;另外,部分收购而来的标的资产也难言优质。因此,报道认为,康恩贝严重依赖外延式收购,内生增长乏力。
  

随后,针对报道,康恩贝方面一一做出了回应。在公告中,康恩贝方面也坦承,由于公司营销队伍建设进度不理想,部分重点品种如前列康、珍视明等营销模式、瓶颈未能有效突破等原因,导致公司内生增长不理想。
  

康恩贝如何扭转这种局面?依然把赌注下到“外来和尚”身上么?对此,中国经济网记者联系到康恩贝董秘杨俊德,对方表示,以公司公告回应内容为准。
  

2013年,康恩贝成立20周年,《医药经理人》杂志编发了康恩贝董事长胡季强的一篇内部讲话。
  

在这篇内部讲话中,根据制药工业百强榜数据,胡季强指出,康恩贝的行业地位正在下降,并预言“加上优势企业强者愈强,行业集中度、整合力度进一步加大,我们在行业中的实际地位可能还会后退。”
  

从后续两年康恩贝在行业排名的情况看,胡季强的预测并不十分准确。
  

2012年,在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名单中,康恩贝位列39位;到了2013年的百强医药工业企业百强榜时,康恩贝已下滑至72位;2014年,康恩贝排名回升至54位;2015年,康恩贝再次上升三个名次,位居行业51位。
  

另外,胡季强还表示,虽然公司一直在致力于新药的开发,但是现有产品并没有做到足够强大。
  

在谈到康恩贝为什么无法快速发展的时候,胡季强说,品牌经营水平不高,缺乏真正有规模的大品牌、大品种。“我们尚未完全解决从产品经营向品牌经营的转型,没有完全理解品牌的内涵,没有真正掌握品牌经营的技能,也就是没有形成品牌核心竞争力,没有实现从“经营机会到经营能力的转变”,我们的经营能力还没有得到真正的提升。”
  

不过,虽然行业排名有所浮动,但整体来说,康恩贝的业绩都是在稳步上涨。从数据方面看,2011年到2014年,康恩贝分别实现营收亿、亿、亿和亿,净利润分别为亿、亿、亿和亿。
  

2015年,康恩贝的营收规模直接突破50亿大关,达到亿。然而,康恩贝“经营能力”的提升,和收购的关系秘不可分。
  

众所周知,2014年,康恩贝先是以亿元的现金买入贵州拜特51%的股份。当时,贵州拜特承诺2014年到2016年预测净利润数约为人民币亿、亿、3亿。
  

此外,双方在对赌协议中还称,若贵州拜特2014年度至2016年度三个会计年度实现的扣非后的累计净利润金额达到约人民币9亿元,且2016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亿元,则将由康恩贝追加支付2亿元对价。
  

当时,在接受采访时,董秘杨俊德公开表示,“医药行业的并购重组受到国家政策的支持,公司未来仍将收购与主业相关的医药类公司,但具体的时间表并未定下来。这泉发和应用在国内心脑血管疾病治疗用药市场中已位居前列,该并购弥补了康恩贝目前没有重磅大品种的缺憾。
  

收购之后,贵州拜特的业绩一直稳步前进。曾有分析人士指出,目前,康恩贝产品结构中,主要是6亿大品种丹参川芎嗪注射液,3亿品种:肠炎宁、金奥康、阿乐欣,2亿品种:天保宁、前列康,1亿品种:汉防己甲素、牛黄上清胶囊、珍视明、龙金通淋胶囊、乙酰半胱胺酸等。
  

毫无疑问,贵州拜特的丹参川芎嗪注射液已经成为康恩贝的主力产品。
  

另外,今年半年报数据显示,在康恩贝公布的10家子公司中,贵州拜特的数据十分抢眼。上半年,贵州拜特实现营收亿,净利润为亿,净利率高达%。
  

除此之外,收购而来的珍诚医药当期实现营收亿,占康恩贝上半年总营收的%;当期净利润仅有280万元,两项数据的完成率分别为%、%。
  

如此算来,收购而来的贵州拜特成了康恩贝的赚钱主力;珍诚医药则是营收的主要贡献者之一。
  

在对报道的回应中,康恩贝也承认内生性增长的不理想。康恩贝还表示,公司除上述措施的稳定推行外,拟通过进一步推进营销及管理整合,提升营运效率,降低成本费用;及继续重视应对医药行业政策变化,从“危”中寻找突破、发展的新机会。
  

那么,康恩贝要想摆脱对收购的依赖,并非易事。“新药的研发和推广,需要一定的周期。短期内提升公司业绩,收购肯定是最便捷的方式。但是,这种方式的后遗症也很难根除。”一位行业分析人士表示。
  

上市之后,康恩贝就频频上演收购大戏,在公告中,康恩贝方面也坦承,由于公司营销队伍建设进度不理想,部分重点品种如前列康、珍视明等营销模式、瓶颈未能有效突破等原因,导致公司内生增长不理想,

2015年,康恩贝的营收规模直接突破50亿大关,达到亿,

如此算来,收购而来的贵州拜特成了康恩贝的赚钱主力;珍诚医药则是营收的主要贡献者之一。